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www.wzw345.com >

中国近代史:义和团是什么群体对近代发展起的作用?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09 00:29 点击数:

  ,将清政府的卖国投降面目暴露于国人面前,面对八国联军的侵略,义和团进行了英勇抵抗,但最终在中外反动势力的绞杀下失败,从某种意义上是

  我再说得透彻一些,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刻着一句话:“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为什么说是“19世纪4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出现的各种矛盾的一次总爆发”呢?因为自1840年,清政府在列强面前一败再败,不断退让,签订各种不平等条约,1860年《北京条约》后,西方传教士就开始深入中国内陆,各处设立教堂,传播基督教信仰。和佛教、道教不同,基督教传教喜欢深入基层,扎根到农村,凡有人聚居处,就要建教堂,主动传教,步步扩张。

  展开全部一群野蛮无知的农民,不去试图推翻腐朽的清王朝,而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攻击外国使馆。

  从而国际上激起群情激愤,各国名正言顺地进行报复,辛丑条约一签,中国就万劫不复了。

  就是一个半半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参与者有当地的恶霸,帮会头目,游手好闲者,地痞无赖,后期更裹挟了很多普通的农民加入,但真正的骨干,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一些!之所以后来的教科书会把这些家伙吹嘘的那么高大上,有识者都心知肚明。

  中.国官方观点认为,义和团运.动标志着近代意义上的中.国.民.族意识的觉.醒,是中.国近代民.族主.义的滥觞。欧弗莱区在《列.强对华财政控.制》一文中论证义和团运.动时说:“关于它兴起的原因,劳顿引证了义和团领.袖于栋成所发布的一个布告,布告写道:‘若辈洋人,借通商与传教以掠夺国人之土地、粮食与衣服,不仅污.蔑我们的圣教,尚以鸦.片毒.害我们,以淫.邪污.辱我们。自道光以来,夺取我们的土地,骗取我们的金钱;蚕食我们的子女如食物,筑我们的债台如高山;焚烧我们的宫殿,消灭我们的属国;占据上.海,蹂.躏台.湾,强.迫开放胶州,而现在如今又想来瓜分中.国。’由这段布告看来,义和团的兴起虽然最初发生于幻想,但很明显的还是民.族精神的觉.醒。”

  美国驻华特使柔克义致海约翰信中说:“赫德爵士认为,义和团起.义是中.国摆脱外国人的束缚,争取民.族解.放的爱.国运.动。”义和团运.动所显示出的热情和能量使八国联军司令德国人瓦德西将军感慨万端:“中.国群众含有无限蓬勃生气”,“无论欧美日本各国,皆无此脑力与兵力,可以统.治此天下生灵四分之一!”

  英国哲学家罗素也在《中.国问题》中说,一旦怯弱温和的中.国人的热情被激发,也可能变成世上最轻率的赌徒。

  而1949年以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书上的评价显然带有毛泽.东的个人色彩:义和团抗击帝.国主.义侵略的失败证明,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就没有人.民革.命的胜利。

  中.共认为,清末的义和团运.动以及民国的反廿一条五四.运.动、五卅运.动,是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三大群众性民.族主.义运.动,其中五四.运.动主要为反帝.国主.义政.治主.权侵略,而义和团运.动和五卅运.动则是反帝.国主.义政.治、经济以及文化侵略的运.动,持续时间更长,影响更深远。

  哲学家唐君毅认为义和团运.动是中.国.民间道.教与西方基.督教之间的宗.教战争。他说:“与近代中.国文化问题,及西方经济、政.治、宗.教之力量之传入,密切相关之大事.件,一为太平天国之乱,一为义和团之变。如果要在中.国史上找宗.教战争,则此二者在一义上,亦可说是宗.教战争。太平天国,可说是变相的基.督教与儒教之战争。而义和团则是民间的道.教与基.督教之战争。

  当然太平天国与义和团之事.件,其产生之原因主要是政.治的,太平天国是要排满,义和团是要灭洋。但在口号标语上说,太平天国明是打着上帝的旗帜,而义和团之口号,亦是要排斥洋教,而打着中.国道.教诸神的旗帜。此中不能说莫有中西宗.教思想的冲.突的问题在内。因而亦可说为一宗.教战争。如西方之宗.教战争,其背景中亦兼有政.治经济的原因,而不失其为宗.教战争。此二次宗.教战争,第一次中.国之儒教胜了,第二次中.国之道.教败了,连整个中.国亦败在西方国.家之前。自此下去,西方教士之传教事业,更日益在下层社.会,进行无阻。”

  历.史学家唐德刚认为义和团运.动的另一原因是清廷的权力斗.争。唐德刚将义和团比喻为,而将刚毅比作林.彪,惇亲王载濂、端郡王载漪、辅国公载澜、庄亲王载勋四兄弟比作四.人.帮。载氏四兄弟、刚毅及其一帮扶助义和团的大臣,赵舒翘、毓贤、董福祥等,利.用义和团的民间力量及慈禧太后对洋人又怕又恨的心态,排斥光绪帝等帝党。

  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本拟废光绪立载漪之.子大阿哥溥俊为帝,但遭到西方列.强反.对,因此,载漪等人对西方列.强及光绪帝极为仇.恨。在多次御前会.议上,他们当众羞辱光绪帝及主和大臣,溥俊甚至直斥光绪为二毛子。

  1900年6.月25日,载漪、载勋、载濂、载滢四兄弟率义和团六十多人欲弑光绪,被慈禧太后阻止。但慈禧太后虽保住了光绪的命,却也忌他们几分,无法控.制他们。董福祥的甘军杀了日本使馆书.记生杉山彬后,慈禧太后曾召董福祥及载漪面斥,欲下旨惩办,但董福祥以甘军哗变来要胁慈禧,慈禧也只好作罢。

  而其时清廷中也有很多人将义和团当成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士大夫谄谀干进者,又以义和拳为奇货”。如御史徐道焜上.书:“洪钧老祖令五龙守大沽,龙背拱夷船,皆立沉”,御史陈嘉称自己“从关壮缪得帛书,书言无畏夷,夷当自灭”,“当是时,上.书言神怪者以百数”,当时的报纸评论说:“推本言之,有守旧,而后有训政,有训政,而后有废立,有废立,而后有排外。”“义和拳者,非国事之战争,乃党祸之战争也。”

  认为义和团运.动是一次由农.民群众自发的反帝爱.国运.动,虽然失败了,但它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义和团的英勇行为,表现出中.华民.族的不甘屈服的反.抗精神;义和团运.动沉重打击了外国侵略者,粉碎了其瓜分中.国的计划;同时还间接打击了反.动卖.国的清政.府;最后,义和团运.动促使民.族觉.醒,对民.主革.命的胜利起到了推动作用。

  中.国留日学.生创办的刊物《开智录》于1901年发表文章《义和团有功于中.国说》,称:“中.国人柔筋脆骨,已为万国所不齿矣;绝东老大之号,第二犹太之名,已凄声盈耳矣。甲午一败,割地求和,俯首贴耳,任外人之予取予携,不敢稍违豪命,人心板板,民气毫无。义和团此举,实为中.国.民气之代.表,排外之先声矣!彼耽耽逐逐以一鼾睡而目尽我中.国人,而狂思妄想豆剖瓜分我中.国者,观于此能无废然变计耶!”

  早年留学美国的著名改良主.义者容闳也于1901年告诉他的学.生刘禺生说:“予默观现时大势及中.国将来情形,当竭诚以授汝,汝其阐行吾志乎?汝以义和团为乱.民乎?此中.国之民气也。民无气则死,民有气则动,动为生气,从此中.国可免瓜分之局,纳民气于正轨,此中.国少年之责也。(美国)十三州独.立,杀英税吏,焚英货船,其举动何殊义和团?”

  陈独秀早期指责义和团的愚昧,在发表在《新青年》上的《克林德碑》(1918年)一文,更是全面分析了义和团运.动在五个根本方面反时代潮流的特征,陈独秀最后总结说:“照上列的事实看起来,现在中.国制.造义和拳的原因,较庚子以前,并未丝毫减少,将来的结果,可想而知。

  我.国.民要想除去现在及将来国.耻的纪.念碑,现在世上是有两条道路:一条是向共.和的科学的无神的光.明道路,讨厌克林德碑这样可耻的纪.念物不再竖.立,到底是向哪条道路而行才好呢?后来思想发生一些变化,他在《我们对于义和团两个错误的观念》(1924年)中指出一般人对义和团运.动怀着的两个错误观念的原因。

  即“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排外,看不见义和团排外所发生之原因”和“他们不曾统观列.强侵略中.国,是对全民.族的,不是对于少数人的;剧烈的列.强侵略,激起了剧烈的义和团反.抗,这种反.抗也是代.表全民.族的意识与利益,决不是出于少数人之偶然的举动。”最后他认为:“我读八十年来中.国的外交史、商业史,我终于不能否认义和团事.件是中.国.民.族革.命史上悲壮的序幕。”

  孙中山先生早期也对义和团的缺点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后来,他在继续批.评义和团弱点的同时也对义和团抵御外侮的行为进行了肯定,他在《国.民会.议为解决中.国内乱之法》中说“及遇义和团之变,中.国人竟用肉.体和外国相斗,外国虽用长枪大炮打败了中.国,但是见得中.国的民气还不可侮,以为外国就是一时用武力瓜分了中.国,以后还不容易管理中.国,所以现在便改变方针,想用中.国人来瓜分中.国”。后来他在《九七国.耻纪.念宣.言》中更指出,虽然义和团存在严重缺点,“然而义和团的人格,与庚子辛丑以后,一班媚.外的巧宦,和卖.国的奸贼比较起来,真是天渊之隔。可怪他们还笑义和团野蛮。哼!义和团若是野蛮,他们连猴子也赶不上”。

  1955年,在北.京各.界欢迎东德代.表团大.会上,东德总.理格罗提渥将当年德军缴获的义和团旗交还给周.恩.来。周.恩.来同志随后指出:“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正是中.国人.民顽强地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表现。他们的英勇斗.争是五十年后中.国人.民伟大胜利的奠基石之一。”

  外国也有一部分人同情义和团运.动。列.宁发表《中.国的战争》,针对一些人称义和团运.动是“由于‘黄种人敌视白种人’,‘中.国人仇视欧洲文化和文明引起的’ ”。指出“中.国人并不是憎恶欧洲人.民,因为他们之间并无冲.突,他们是憎恶欧洲资本家和唯资本家之命是从的欧洲各国政.府。那些到中.国来只是为了大发横.财的人,那些利.用自己的所谓文明来进行欺.骗、掠夺和镇.压的人,那些为了取得贩卖毒.害人.民的鸦.片的权.利而同中.国作战(1856年英法对华战争)的人,那些用传教的鬼话来掩盖掠夺政.策的人,中.国人难道能不痛恨他们吗?”

  他还谴责说:“欧洲各国政.府(最先恐怕是俄国政.府)已经开始瓜分中.国了。不过它们在开始时不是公开瓜分的,而是像贼那样偷偷摸.摸进行的。它们盗窃中.国,就像盗窃死人的财物一样,一旦这个假死人试图反.抗,它们就像野兽一样猛扑到他身上。它们杀.人放火,把村庄烧光,把老百.姓驱入黑龙江中活活淹死,枪.杀和刺死手.无.寸.铁的居民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就在这些基.督徒立功的时候,他们却大叫大嚷反.对野蛮的中.国人,说他们胆敢触犯文明的欧洲人。”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在一次演说中表示:“外国人不需要中.国人,中.国人也不需要外国人。在这一点上,我任何时候都是和义和团站在一起的。 义和团是爱.国者。他们爱他们自己的国.家胜过爱别的民.族的国.家。我祝愿他们成功。义和团主张要把我们赶出他们的国.家。我也是义和团。因为我也主张把他们赶出我们的国.家”。

  亲历义和团,时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罗伯特·赫德给予义和团极高的评价:义和团运.动无疑是官方鼓励的产物,但是这个运.动已经掌握了群众的想象力,将会像野火一样烧遍中.国。简单说来,这是一个纯粹的爱.国主.义的自发的运.动,其目标是使中.国强盛起来--以实现中.国人的计划。就通.过实力来达到它所提出的目的,即达到根除外国宗.教和驱逐外国人的目的,它的第一次实验并不是十分成功的;但是,就它所作出的试探--试探自发运.动是否能起作用--来说,或者就其作为检验方式方法以供将来选择的一次实验来说,它并不是一次失败。他认为,总有一天中.国.民.族将实现民.族的自抉和自.治,并把外国人赶出去。只有两种办法可以延缓中.国.民.族觉.醒的过程,一个是瓜分;另一个是基.督教得到奇迹般的传播。赫德并且预.测:五十年以后,就将有千百万团民排成密集队形,穿戴全副盔甲,听候中.国政.府的号召,这一点是丝毫不容置疑的!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存在下去,它将鼓励--而这样鼓励是很对的--支持并发展这个中.华民.族运.动;这个运.动对世界其余各国是不祥之兆,但是中.国有权这样做,中.国将贯彻她的民.族计划!

  蔡元培在1916年说:“满.洲政.府,自慈禧太后下,因仇视新法之故,而仇视外人,遂有义和团之役,可谓顽固矣。”(《华工学校讲义》)

  学者王致中曾发表论文《封.建蒙昧主.义与义和团运.动》,批.评义和团运.动是一场愚昧、仇外的运.动。引起较大反响,其论点和论据被广泛征引。

  认为义和团的行为除了杀.害无辜的外国人外、(数量远超过洋人及教民)受害,而且针对对象从光绪帝(所谓一龙)、李鸿章、奕匡(所谓二虎)、京官大臣(所谓十三羊,或谓三百羊,宣称京官除十八人外全应杀)至洋人、教民、义和团的行为实属野蛮残.暴。

  被视为朝.廷救星的义和团,其实是一大群分布甚广的老百.姓。义和团的领.袖顶多是一个部分团民的头儿。刀枪不入的法术,是义和团的标记,变成了他们救世的法宝。他们的法术,对于应付枪炮没有任何用处,但可以动员很多人加入。需要澄清的是,当时并没有所谓红灯照这种妇女组.织。所谓的红灯照,只存在于某些富于幻觉的人们的传说中,一些人甚至幻想她们用红灯把俄国和日本的首都给烧了。

  为了让人们相信自己的法术和神通,义和团把自己可怜的知识储备中的所有都倾囊倒出,有八卦的名号,有符.咒的使用,还有来自戏剧小说里的神仙和英雄,从关羽张飞到悟空八戒,应有尽有。倒是挺有中.国特色。当然,这样的义和团和他们的法术,对于抵御八国联军基本没有什么用处。几万团民,甚至几个月都打不下由30个洋兵把守的西什库教.堂。众多义和团研究列举的义和团战绩,绝大多数都是清朝正规军的。建立在虚幻的法术上的勇敢,是靠不住的。尽管他们的确进行了抵.抗,也牺牲了很多人,但却没有对八国联军造成太大的威胁。他们实际上是被清政.府利.用了,确切地说是被保.守.派利.用,当了替.罪.羊。

  义和团运.动,一个世纪阴影话题。长期被刻意遮蔽,其实,在义和团运.动中,不仅康梁和光绪是绝对的反面角色,连那些洋务派的官僚,也都是敌.对.势.力,只要有可能,都会被杀掉。

  台.湾柏.杨在《中.国人史纲》肯定前期义和团运.动“直觉的对抗外国人和做外国人奴.才的中.国人”,但对后期义和团运.动进行抨击,认为其“变质”。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