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装修家居 >  正文
北京一卡通损坏后不退押金 被指故意混淆概念
发布日期:2021-11-06 17:27   来源:未知   阅读:

  称押金账户接受多方监管;律师及专家认为,根据相关法规规定,坏卡退卡应收工本费而非成本费

  截至目前,一卡通已发行6000万张卡,其背后的巨额押金收取是否合理、押金及利息的使用情况等一直备受关注。多位市民曾申请要求相关信息公开,北京市政协委员石向阳还曾连续七次提案,要求一卡通公司公开押金去向。

  昨日,一卡通公司称,依据2001年国家计委等4部委计价格〔2001〕1928号文件规定,一卡通可以以押金方式发行,押金收取由所在地地方政府批准。经北京市物价局京价(收)字〔2003〕288号文件批准,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卡以押金方式发行。

  一卡通公司表示,采用押金的方式是为督促持卡人在使用时保持卡片的完好,同时在透支后能及时偿还透支款。“一卡通公司没有向持卡人收取卡片折旧或租赁费等任何费用。”

  在回应石向阳的提案时,一卡通公司曾称,公司收取的卡片押金已全部弥补卡片的成本,并需占用公司自有资金弥补剩余卡片成本。公司没有因收取卡片押金而产生额外大量资金的问题,也就无从谈起利息的产生。

  昨日,一卡通公司表示,押金主要分布在四个方面,包括在途结算占用、网点备付金(应付押金赎回)、押金卡采购以及存放于银行押金专用账户的少量剩余资金。“所存资金获得的利息依旧用于补充卡片发行的费用。”

  此前,市财政局相关负责人透露,一卡通公司99%以上的交易来自公交、地铁系统。其主要收入来源为公交、地铁企业支付的交易手续费。2006-2007年,因手续费结算标准待定,一卡通公司未取得该项收入。2008年,企业按照市政府批示的0.012元/人次的标准,收取了部分企业交易手续费。从2009年至今,市财政未在公交企业补贴中安排该项支出,由市财政将手续费支出直接支付至一卡通公司,预计今年定额补贴1.3亿元。

  一卡通公司表示,市财政局在2008年至2011年期间,每年都对一卡通公司进行全面评审。市审计局也先后于2007年和2011年对一卡通公司进行了两次审计。在2011年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后,中国人民银行对一卡通公司的备付金、押金和自有资金严格监管和核查。

  一卡通公司工作人员称,目前,公司的备付金和押金账户“每周都要接受一次审查”。

  《北京市市政交通一卡通卡发行使用办法》中规定:申办人申办时须交纳每卡20元的卡押金,办理退卡时回收卡片,退还押金。好卡不能换卡,坏卡换卡时,回收卡片。人为损坏的卡片办理退换时,收取20元成本费。

  “到底是押金还是成本,如果是押金就有必要向持卡人公示清楚,如果是成本就把成本是多少告诉消费者。”北京市政协委员石向阳说。

  昨日,记者查询一卡通公司官网显示,“因持卡人使用或保管不当损坏的卡片办理退卡时,收取20元成本费,退还20元卡押金。”

  也就是说,坏卡退卡时,所履行的实际是两个程序,先退押金20元,再收取成本费20元,数额恰好相抵。

  2007年6月至8月,北京市审计局曾对一卡通成本及押金使用情况进行审计,称“成本稳定为20.5333元”。

  当时审计一卡通的成本构成是:招标采购的卡片制作费:10.16元/张、卡片初始化费:3.10元/张、卡片配件费:3.88元/张、卡片检测费:0.05元/张、卡片损耗及维修费:1.43元/张、卡片销售费用:1.24元/张、配送及仓储费用:0.50元/张。

  根据原国家计划委员会2001年颁布的《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规定,“批准收费的IC卡及按规定不单独收费的IC卡,凡因丢失、损坏等原因要求补发的,均按IC卡工本费收取费用”。

  “一卡通收取的应该是工本费,而非成本费。”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文钧称,一卡通的工本费应当是指卡片的制作成本,约等于一卡通公司从卡片生产商手里拿到的完整卡片的价格。至于卡片初始化费、通讯费用、仓储费用等“杂费”,应列入一卡通公司其他支出项目,属公司运营成本。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中国行政法学会副会长杨小军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也指出,工本仅仅是卡片的制作成本,为这个卡直接付出的费用。而成本,是很宽泛的,可能包括了公司经营成本。

  黄石捷德万达金卡有限公司曾在2003年8月为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生产了第一批一卡通卡片。21日,该公司一市场部经理称,目前,一卡通成卡的工本费在7元左右。“即使使用进口飞利浦12K芯片,制作生产完成,也就7块左右,何况北京一卡通用的是内存小一点的4K芯片。”

  北京握奇数据公司曾在2009年中标北京一卡通非接触CPU卡项目。日前,记者以采购卡的名义致电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称,“一般的卡价格在七八块钱,北京一卡通用的材料相对较好,价格在10元左右。”

  据业内人士称,目前,广州、上海等城市在交通卡押金收取上,都以卡片成本费作为收取依据,而非“工本费”。台北悠游卡公司称,悠游卡目前收取的押金,同样是以“成本”为标准,押金100新台币“约等于成本价”。

  昨日,记者致电一卡通客服热线咨询,工作人员称“不清楚还有工本和成本的差别”。

  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文钧称,一卡通的成本由卡片制作的工本费和运营费用组成。收取包含运营管理费用的成本费,涉嫌向消费者转嫁公司的正常运营成本。

  他表示,日常运营成本应当由企业自己承担,即使在租赁交易中,用户也不应支付这部分费用。就好比租赁并意外损坏汽车的消费者,只需付汽车的维修费用,而不必为汽车的日常保养费用负责,更不必为公司的日常运营特别买单。

  张文钧认为,根据《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第8条的规定,消费者如果损坏了IC卡,他需要赔付的仅仅只是卡片的工本费,而无需赔付卡片的全部成本费。因此,一卡通向损坏卡的用户收取成本费用并不合理。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