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找商铺 >  正文
不收“红包”的日子轻松又快乐
发布日期:2021-12-17 19:41   来源:未知   阅读:

  凡生病住院、特别是要开刀的人,或许下意识地都要打听一件事:要不要给医生送红包?

  “现在都说私营医院大张旗鼓地做广告揽病人。其实,有些公立医院揽病人的‘力度’也很大,只不过比较隐蔽罢了。”刚刚从某公立医院跳槽到苏州九龙医院的知名外科医生马医生告诉记者,在一些公立医院,只要同一个科室,手术量做多做少差别不大,奖金往往平均分。虽然这样,大家为什么还都抢着要开刀。心照不宣——开刀越多,红包收入越高,这是关键。

  马医生坦诚地说,“过去我在公立医院时也收‘红包’,没收过红包的外科医生可以说是少部分。”苏州地区医生的收入大致为,科主任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副主任6万元左右,年轻医生就更少了。而如今医患纠纷多,一旦手术失败,医院赔偿病人部分的5%要医生“掏”,所以大家认为收“红包”就理所当然了。但大多数医生遵循着“游戏”规则:不能索要“红包”。索要“红包”,良心上说不过去。

  同样从一家大医院被“挖”到九龙医院做副院长的知名脑外科医生王之敏说:“我在来九龙医院之前,痛下决心给自己定了一条‘铁规’:从今以后再也不收病人‘红包’了。”他还笑着告诉记者,现在他的口袋里还有几个“红包”,等下班后就退给病人。

  “说句心里话,拿了‘红包’心里绝对不踏实,总觉得来路不正。每天都在拿不拿红包、退不退红包中折磨自己的神经,心灵扭曲了,特别累。”

  “一切为了病人,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这句口号,公立医院也喊,非公立医院也喊,但由于机制不一样,生存环境不一样,口号虽然一样但“含金量”差别很大。王之敏副院长感触颇深地说,与在公立医院做手术不同的是,在私立医院可以说自己的前途与医院的命运休戚相关,真正体验到“病人就是医院的衣食父母”,没了病人,一切“玩完”,哪还能收病人的“红包”?

  “我现在上班开刀,下班回家,真是惬意极了。”王之敏说,不收红包,是医院明令禁止的“高压线”,只要发现收“红包”,第二天就必须“走人”。在这里人人都不收“红包”,自然也就没了这个氛围,新来的病人打听一下“病友”,也就不送了。

  “高薪养廉,这句话在医疗界也许有道理。”王之敏副院长告诉记者,除了高压禁“红包”外,九龙医院“老板”对大家都不“薄”,业务副院长的年薪是30万元,专家级的医生每人都有很高的待遇,大家犯不着为这点小钱丢“饭碗”。